——記淄博市張店保安服務公司駐市婦幼保健醫院保安分隊長廉光民


 

2月3日下午,淄博市張店保安服務公司駐淄博市婦幼保健醫院(東院區)保安分隊分隊長廉光民,在淄博市婦幼保健醫院工作期間,突感身體不適,確診為急性心肌梗死,經搶救無效,于2月3日下午5點30分因公殉職。

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52歲。

廉光民,1968年3月11日生,淄川區嶺子鎮龍泉村人,自1月22日至2月3日,廉光民已經連續13天戰斗在疫情防控一線。

疫情發生后,公安機關迅速組織各級保安力量開展疫情防控聯防聯控工作,整個張店區共有3300多名保安隊員身處抗“疫”前線,從醫院到車站、從商超到學校,幾乎所有公共場所都有保安隊員的身影,他們已然成為淄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一道屏障。

因公殉職的廉光民,只是奮戰在抗“疫”一線無數英雄中的一員。

 

 

廉光民生前照片(右二)

 

女兒的心愿被擺在了父親手機購物車的最頂端,承諾等疫情過后幫女兒兌現

 

沒能兌現的“古風鞋”

2月3日傍晚,疫情影響下的大街小巷略顯空曠,偶爾掠過的車輛和行人填充不了淄博中心城區的繁華。

在張店區柳泉路上,15歲的廉偉藝將身下的自行車騎得飛快,眼角的淚水被車速帶起的風,遠遠地拋在了身后。

幾分鐘前,這個15歲的女孩剛剛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讓她盡快趕往醫院。雖然電話中母親并未交代父親的具體病情,但從母親急促慌亂的語氣中廉偉藝隱約感到,這一次父親可能病的不輕。

父女連心。

從城西新村到淄博市中心醫院(東院區),數公里的路程廉偉藝僅用了十幾分鐘。

她將自行車扔在了醫院急診科的門外,沒來得及鎖,便一頭扎進了急救病房,她怕自己趕不上。

“父親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臉和雙手紫得厲害,已經沒了呼吸。”

急性心肌梗死。

廉偉藝甚至無暇顧及早已哭成淚人的母親,只是趴在床邊反復大聲地喊著“爸爸”,她怎么也沒有想到,一直對自己疼愛有加的父親就這么走了,還走得如此突然。

 

 

15歲的廉偉藝在為母親擦拭淚水

 

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

手機微信的對話框里,廉偉藝與父親之間最后的“秘密”是一雙“古風鞋”,她喜歡這雙鞋很久了,父親原本答應幫她從網上買,留待新學期開學時穿,但因受疫情影響,快遞多已停運,父親承諾她“等到能發貨的時候再買”,她相信父親,因為父親的每一次承諾都能兌現。

女兒想要一雙“古風鞋”的心愿被擺在了父親廉光民手機購物車的最頂端,承諾等疫情過后幫女兒兌現。

 

 

女兒想要一雙“古風鞋”的心愿被擺在了父親廉光民手機購物車的最頂端,承諾等疫情過后幫女兒兌現。

 

單獨下單29.9元,拼單17元。

在父親的手機里,這雙“古風鞋”被擺在購物車最頂端的位置,低廉的價格折射出眼前這個并不富裕的家庭在生活上的節儉。

“雖然父親是一名保安,但我不覺得自己在生活上有什么苦,和其他同學一樣,我也有新衣服穿,也有父親偷偷給買的零食,父親疼我、愛我,我不在乎他有多大的本事,只希望他沒有離開。”

父親對女兒的愛源自心中的掛念,與價格無關。

 

對于這個特殊的雙下崗職工家庭而言,回遷新居是他們全家人的希望

 

未能回遷新居的遺憾

自丈夫離開后,妻子孫冬梅做得最多的是翻看手機中的通話記錄,她與丈夫最后一次通話是在2月3日中午,在這次通話中,丈夫已透露出自己身體不適的信號。

“他打電話問我早晨的包子是什么餡,說自己吃過之后一直不好受,想吐吐不出來。”

過去的5年間,自丈夫成為一名保安隊員以來,孫冬梅早已經習慣了他的早出晚歸。

在丈夫去世的這天早晨,她像往前一樣早早起床,為一家人準備早餐。

因為這天早晨全家人都是吃的包子,對于丈夫的上述來電孫冬梅也并未在意,這也讓她一直在埋怨自己的粗心。

“現在想想真是后悔,我應該勸他到醫院找大夫看下,如果當時墊上這句話,他可能就不會有事。”

2月3日下午5點左右,孫冬梅的手機上再次顯示出丈夫的電話號碼,但手機的另一端不是丈夫,而是醫院的大夫。

“醫生問我是否是機主的家屬,我說是,醫生讓我趕緊來醫院,說機主是被120救護車送來的,目前正在搶救,情況危急。”

孫冬梅掛了電話便往醫院跑,但還是晚了。

“后來我才知道,他是倒在了從單位回家的路上,由好心的路人發現并撥打了120,但被送到醫院時人已經不行了。”

造化弄人。

孫冬梅清晰地記著,就在出事的當天早晨,丈夫還與自己商議過疫情過后回遷新居的計劃,憧憬著他們一家三口未來的美好生活。

3年前,這個特殊的雙下崗職工家庭迎來了生活的重大轉機,他們原本居住的小區被列為老舊小區改造范圍,意外地收獲了一套全新的三居室,一家人對此亦甚是心寬。

“他總是說,等回遷后要將家中布置成怎樣怎樣,為此,這幾年他在工作上格外拼,回遷住新房可謂是我們全家人的希望。”

 

工作上的好領導,生活上的好大哥,站在抗“疫”前線的保安隊員

 

去世前還在忙碌于疫情防控工作

疫情發生后,公安機關迅速組織各級保安力量開展疫情防控聯防聯控工作,此時,在淄博市婦幼保健醫院(東院區)工作的廉光民不僅僅是一名保安隊員,他和醫務人員、公安民警、防疫人員一樣,是一名戰斗在抗“疫”前線的戰士。

廉光民除了統籌安排好手下18名隊員的巡查、門控、秩序維護和消防巡檢等工作,在眼下這個非常時期,他還要做好所有隊員的防護保障工作。

“在疫情防控行動中,他帶領全體隊員,認真開展張店公安分局組織的聯防聯控工作。他是我們工作上的好領導,生活上的好大哥,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讓人難以接受。”

同事丁宗崗清晰地記著,2月3日下午4點,正在醫院帶隊搬運防疫物資的廉光民突然和大伙說自己的身體有些不舒服。隊員們聽聞紛紛勸他趕緊回家,因為包括丁宗崗在內的每一名保安隊員的心里都十分清楚,廉光民身體所出現的不適實則與連日來突增的工作量有關。

 

 

同事丁宗崗在講述廉光民前生的工作點滴

 

自1月22日開始,廉光民連續工作在崗位上,一直沒有休息。1月25日,接到抗“疫”通知后,他和隊員們天天處于高負荷的工作狀態。

“在公安機關的指導下,保安隊員的業務素質和思想覺悟都非常高。疫情發生后,我們這些保安人員主動向在一線的公安民警、醫務人員對標看齊,加班加點地忙于疫情防控工作。”淄博市婦幼保健院杏園院區保衛消防科副科長黃有武回憶,夜班期間,每當醫院的安保工作缺少人手,廉光民都會第一時間返回醫院,而他之所以總是自己頂上前來,只是希望他的隊員能夠好好地在家睡上一覺。

 

 

淄博市婦幼保健院杏園院區保衛消防科副科長黃有武在講述廉光民前生的工作點滴

 

這也正如淄博市張店保安服務公司副總經理高平山所說,在抗擊疫情的這段時間里,整個張店區共有3300多名保安隊員身處抗“疫”前線,從醫院到車站、從商超到學校,幾乎所有公共場所都有保安隊員的身影,他們已然成為淄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一道屏障。

因公殉職的廉光民,只是這些抗“疫”英雄中的一員。


?除夕夜里的社區衛士
?宿州市公安局指導各級保安監管部門及保安從業單位開展疫情防控工作

連續奮戰13天,他倒在了抗“疫”一線

來源;淄博市張店區公安局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乐彩网福彩三地首页 炒股软件哪个好 广东麻将免费下载 福建快三专家和值推荐 新疆18选7基本走势带坐标 亚金配资 pc蛋蛋高级自动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 大沢佑香番号及介绍 股票微信群二维码 每天签到赚钱的网站 云南星悦麻将 西宁按摩会所排行榜 四川麻将血战单机版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果走势图表 吉林11选5走势图 江西11选5走势图360